春游莞邑
来源: 发布日期: 2015-06-25 16:18 字体大小:

文:阿塔

 

一个天空蔚蓝的明媚春日,从东莞城区开车前往东部小镇桥头,只为那岭南少见的油菜花。我曾在一个同样明媚的春日里,在云南罗平油菜花田的某个小山丘上见过自认为最美的夕阳。

桥头莲湖里的油菜花不过300亩,相比那漫天一色的罗平油菜花景象确实小气,但也独具风韵。我把镜头从金灿灿的油菜花色指向了蓝蓝的天,又把那些如织的行人连同不远处的宝塔一起入镜,感觉已经把莞邑所独有的春天气息描绘得如诗如画。

东莞长夏无冬,春天于莞邑大地,算不上什么重要的季节。在春节前外来打工者们如候鸟式的迁徙回乡之后,整个城市仿佛迎来了空城计。只有如我这样的“老莞人”不需长途跋涉回乡,才会驻足于东莞的一些人和事。又许是平时忙碌太甚,满眼繁华乱煞脑筋,总想寻求一份宁静和平和。于是乎,我喜欢在春天的东莞寻找一些诗意安谧的去处。

莲湖的油菜花确是这样一个诗意安谧的所在,但必需不是在新年假期。在春日暖阳的照射下,湖上的油菜花仿佛成了一片金黄色的海洋。蜜蜂们勤劳地忙碌起来,相机手机也“咔嚓咔嚓”地此起彼伏。

莲湖油菜花的美景是从三四年前年开始的。往年的冬春两季,以夏日荷花著名的莲湖就只剩下一片空地,什么都没有。2011年桥头镇农业部门决定在冬天的莲湖上种油菜花,打造“夏有荷花冬春赏油菜花”的观光农业。夏日里的莲花可观,莲子、莲藕可吃。春日里的油菜花可观,油菜籽可榨油,植株又可还田做肥。市民在观赏之余,莲湖周边的餐饮业、旅游业也带动了起来。

赏完菜花,觉得意犹未尽。闲庭信步去到了大隐于市的迳联古村。没有南社的闻名于世,也没有牛过蓢的沉稳孤寂,更不及塘尾的相貌堂堂,而这里的一草一木自然生长,繁衍不息,从不随波逐流,也好像未被世俗打扰过。

未入村庄,远即可见高高尖尖的福音堂(基督教堂)大门。在古村的入口旁,也还保留着一座古旧的天主教教堂,墙身虽然斑驳,但哥特式的教堂风格依然具有宗教气派。福音堂为德国传教士在光绪二十四年(1899年)所建,现在仍是周边村民教徒开展宗教活动的场所。可惜比福音堂略早的天主教教堂(建于光绪十五年)现在已然荒废。然而荒凉的气息增加了教堂更多的阴森和神秘,置身其中,让人如履薄冰,一步一惊心。

古村的入口是一汪明净的池塘。三年前来此,池边未建起栏杆和回廊,今番新建之物已成村民乘凉之处,也免于小孩溺水之祸,但于古村的原生态之美略为破坏,稍感惋惜。

徒步入村,麻石路两旁的房子要不房门紧锁,要不破烂不堪。若不是从墙角伸出那些个野花小草,人们都忘记去留意那一砖一瓦如何透露着时代的风霜雨露。村民们在空地上栽种着时令的蔬菜,门前的桔子青涩怒发,都正好赶上了春天的步伐。

麻石路的尽头,又是一片豁然开朗,原来古村的里边还有一个池塘。池塘边上坐落着罗氏宗祠,门前的两只威严的石狮仿佛向游人诉说着村庄的历史。据说迳联村迄今800多年历史,曾出过3名进士,是远近闻名的“进士村”。宗祠的不远处,有口古井,古井旁一男一女两位老人正在汲水。老人们告诉我他们要洗洗新割下来的甜菜,我向老人要一勺井水洗手,老人欣然同意。

迳联古村落由东和北两座围门、麻石路、书房、池塘、古井、凤凰亭、罗氏宗祠、进士府、罗少彦故居、民居群、基督教堂、天主教堂等构成。西方两大教派和东方的古典建筑,体现出迳联古村东西文化合璧的特色。

一个小小的村落,既有对西方宗教的虔诚和敬畏,又承继着中国传统的宗法观念;一个小小的桥头镇,既开展新兴的都市观光农业,又保留着一片古老的农业社会文明之地。这就是桥头镇之所以吸引我一再涉足的原因。

徜徉于花田,又游走在古村。春天对于我的家乡东莞,不是一个寂寞的季节,而是一个充满诗意和暇适的日子。

 

二〇一五年青阳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